在线21点游戏平台

广东省医师协会会长林曙光:让医学回归临床 让医生离病人更近

作为省医前任院长,林曙光亲历近年来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他坦言,随着医疗卫生事业改革不断深化,也存在一些“瓶颈”:一部分医改政策仓促出台、仓促实施,也没有在一定时间内总结其优缺点,从而导致政策反复运行。“医改的出发点是为了变得更好,但解决一些根本问题有难度,甚至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才能明晰。希望在推出一项新政策时,能做足充分调研。”

“所以,设立医师节的意义,有对过去医师所受委屈的安慰,也有对医师现在工作的鼓励和未来工作的鞭策。”林曙光说。

近日,他在羊城创意产业园接受了《羊城晚报》全媒体采访组的专访,畅谈“医生现状”等话题。

谈医患关系

林曙光特别指出:“医生应该有自己的评价体系,医生好不好,医院好不好,应该看他们的临床技术水平,看他们对病人态度好不好,而不是靠某个大学给出的排行榜或者某个机构的评比。临床医生应该把更多心思放在病人身上,应当让医学回归临床,让医生离病人更近。”

林曙光说,从医院、医生的角度,目前我们的医生处境有些困难。因为长期以来对公立医院的投入太少,中国医务人员的收入、待遇世界排名较为靠后;此外还有医患矛盾,这些都让医务人员的尊严受到打击。

应充分调研,防止政策仓促出台反复运行

广东省医师协会会长林曙光接受《羊城晚报》全媒体采访组专访

林曙光呼吁,各级医院也应该不求虚名,而应当花大精力,重建原有的院、科一级的临床病理、特殊病例、危重病人的讨论会。“教授主任查房制度一定要健全,提高对病人的诊疗水平。总之,医院和医生的初心就是:一切为了病人。”

林曙光回忆,他当院长时期,当时的国家卫生部曾到广东省人民医院调研药品加成的情况,为全面取消“以药养医”做准备。“当时省医15%的药品加成里,有13.2%用于医院的药事管理,用于医院运营的部分仅1.8%。考虑到正规化的需要,省医还计划增添临床药理师等,所以药品加成只是以药养药,‘以药养医’只是一个伪命题。实践已证明,药品取消加成后,医院周边马上被社会资本的药房‘包围’起来。”

谈医改

今年9月3日,全省卫生系列高级职称评审工作培训班上,省卫健委对今年职称评审工作做了部署:今年起,30家高水平医院重点建设单位卫生专业技术人才职称实行自主评审;对粤东粤西粤北地区取得中级职称后连续在基层工作满10年的全科、儿科、妇产科、精神科、影像科等紧缺专业技术人才,由基层卫生专业高评委会直接认定为基层卫生副高级职称。同时,广东卫生系列高级职称评审将以医德医风、临床能力及业绩为导向,增加提交申报人任现职以来,代表本人最高业务水平或技能的5份完整原始病案或2份专题报告。目的就是让医德好、会看病、能手术、技术高的医生脱颖而出。

金羊网记者 丰西西

在林曙光看来,医生属于高风险行业,“应该高收入,但是现实的收入确为中等偏下,而且随着医改的板子不断地打向医院,医生的收入越来越低。福建三明市医改实行年薪制,住院医生十万元/年,即月薪才8000元。”

事实上,这是如今许多医生尤其是年轻医生都可能面临的尴尬。那么,究竟该如何破解这一难题?

谈医师节

林曙光回忆起这些年来,医生社会地位发生了明显变化。1973年,林曙光从中山医科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名临床医生。“我入行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大约是1973年-1982年,医生被认作是‘臭老九’,是很低等的职业;此后,随着‘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医疗科研人员的地位也逐渐提升,医疗卫生事业飞速发展,原来缺医少药的情形逐步得到改善,可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令医生地位直线下降的医疗纠纷举证责任倒置。”

在广东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历程中,广东省医师协会会长、广东省人民医院名誉院长林曙光身上的光环璀璨夺目:他是我国著名心血管病专家,临床、科研硕果累累;他从1993年起担任广东省人民医院(以下简称“省医”)院长,一路披荆斩棘,把省医从唯有心血管这个特色著名学科,发展到拥有数十个国家级重点专科,走出了一条特色“突围”之路。到如今,他依然坚守临床一线,每周还要出门诊;他积极为广大医师发声,呼吁社会尊重、理解、关爱医生。

盼更多理解,呼吁为医生减负

林曙光  金羊网记者 曾育文 摄

林曙光表示,目前我们应当看清楚一个现实:经济社会飞速发展和进步的同时,人们对健康的需求越来越大,可医疗的进步相对较慢,医疗资源远远跟不上人们的需求,出现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这一差距,必将长期存在。

今年8月19日,是第二个中国医师节,这是我国卫生与健康工作者共同的节日,也是继教师节、记者节、护士节之后,国家设立的第四个行业性节日。今年的主题是“弘扬崇高精神,聚力健康中国”。

不该被科研绑架,应有合理的评价体系

谈医师

他表示,除了这些让医生事业受到冲击的原因外,不合理的评价制度,让许多医生在工作中不能放开手脚。“现在医生们的评价体系里,要SCI论文、要拿各种级别的基金,科研占据了医生评价中相当大的一部分。”在林曙光看来,如果要一名临床医生分出太多的精力写论文、发论文,而不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治疗病人上,就非常浪费。“科研工作一定不能庸俗化,只有少数耐得住寂寞、有一颗坚强的心的人才能做出来。”

作为省医师协会会长,林曙光对中国医师节的设立深有感触:“就医师这个行业,从国家层面上设立一个节日,更多是要向全社会传递一个信号:在向健康中国迈进的道路上,人人都必须尊敬医师。”

“这并非我国独有的问题,即使在全民免费医疗的国家也依然存在。”林曙光举了一个例子,曾经有一位挪威患者告诉他,自己被诊断为胃癌,尽管是免费医疗,可要手术得排队8个月以上,他想自费到中国来治疗。

林曙光表示,目前医疗资源缺乏,很多医生上午的门诊一般都要看到下午两点才下班,医务人员在超负荷的状态下劳动,希望患者能给予他们更多的理解和支持。他也指出,广大医务人员要加强人文医学的教育,要对患者更有爱心和耐心,让医患关系回归正常轨道。与此同时,各级行政管理部门也应当给医生减负,“不要让医生老是去做非医疗护理事务。”

不过,在广东,这一现状正逐渐改变。记者了解到,2017年广东就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评审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申报者申报基层卫生专业高级职称评审时,对职称外语和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不作统一要求,对论文、科研课题要求也不做硬性规定。

设立节日,是为了让人人都尊敬医师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在日常工作中,大多数医生都牢记以“救死扶伤”为使命,却难免有人存在瑕疵,也难免有个别患者对医院、医生心存误解。应当如何弥补医患关系中不信任的缝隙,重构良好的医患关系?

“司法的判决,是社会道德的风向标。”在林曙光看来,举证责任倒置从某种意义上“让医生地位直线下降”,影响比想象中来得更加直接且更严重,“以前医学院录取的都是最高分的学生,这样一来,很多高分学生不再报考医学院了,医学院招生分数逐年下降,许多医学生毕业了也不再当医生,改行了。”

林曙光坦言,药品零加成以后也出现了一个现实问题:很多药在医院拿不到,得到外面药房拿药。“可这对于医生来说就是一个矛盾,他们如果指引患者买药,很容易被认为与药店有利益勾结;可如果不介绍,病人又买不到。最近就有一名患者辗转找药店买药,结果打车的钱比买药的钱更贵。再加上街边药店如果保存不当,药品容易变质,很可能影响药物作用。”

药品零加成后效果究竟如何?据省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政策实施一年后,全省公立医院收入中药费占比下降3.1个百分点,同时全省公立医院医药费用增长率也明显下降,改革成效符合预期。